您所在的位置:主頁 > 新農村 > 正文

日本一人車站關閉:敢為人先 敢創大業 敢爭一流 “金陵第一村”譜

2019-06-16 09:57 來源:網絡整理

敢為人先 敢創大業 敢爭一流

“金陵第一村”譜寫新農村畫卷

8月24日上午11點多,家住高淳區武家嘴新村的武因春把車停進自家別墅車庫,并把當天打魚所得的500多元交給老伴孔桃美,此時,孔桃美已做好午飯等外孫女回來吃。外孫女免費在武家嘴實驗學校上初一,已經入學進行國防教育,女兒女婿常年在外跑船,一年能掙三四百萬元。

武因春和老伴年過60歲,每個月可以領取村集體發放的養老補貼400元/人,如果生病,醫療費可以報銷80%,但勤勞的武因春在家閑不住,每到捕魚季,仍然會在凌晨2點就出發去石臼湖捕魚。他說:“捕撈是老本行,能干就不能閑著。” 

記者采訪發現,村里有很多像武因春這樣“上岸”的村民,家里住著別墅,年收入數百萬元,卻閑不住。武家嘴村黨委書記武繼軍說,就是村民這種“富了還想再富”的精神,讓村民生活越來越好。村民們卻說,是因為有書記這個帶頭人讓大家翻身過上了好日子。 

最新統計數據顯示,武家嘴村有260戶1069人,全村生產性資產過千萬元的村民占18%;2017年武家嘴集團實現稅收3886萬元,集體經濟可支配收入5902萬元。武家嘴村連續24年榮登“南京市綜合實力百強村”榜首,是名副其實的“金陵第一村”。

小船變大船,水運開創發家致富之路 

回顧武家嘴村的發展史,既是一部“大膽創業、艱苦創業、勇于創業”的創業史,更是一部“敢為人先、敢創大業、敢爭一流”的奮斗史。 

武家嘴村原是石臼湖畔有名的“漁化子村”,上世紀80年代初,由于圍湖造田、水體污染嚴重,祖祖輩輩靠捕魚摸蝦為生的武家嘴人面臨“失業”危險。當時正值上海浦東大開發,村民開始試著將小漁船改造成簡易的沙石運輸船,一年下來,能有好幾千塊錢的收入,遠遠超出當時捕魚的年收入。 

嘗到甜頭后,更多村民從傳統捕撈轉型到水運業。憑借臨湖通江的地理條件和村民善于駕舟闖湖的傳統優勢,武家嘴村開啟了水運發家致富之路。 

武繼軍說,武家嘴村能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站穩腳跟,不斷提升經濟基礎,得益于抓住了3次重要的歷史性機遇,分別是上世紀80年代初上海浦東大開發,1992年鄧小平南方談話,1997年黨的十五大肯定了非公有制經濟的地位和作用。 

30多年來,村民們不斷“小船換大船”,從木船到水泥船,再到鋼鐵船,船的運載噸位從起初的六七噸增加到上萬噸。村黨委為村民提供全方位服務,解決當時個體運輸戶難以自己解決的因難,及時組建水上運輸服務公司,將松散的船戶組織起來,圍繞村民在經營中出現的貸款擔保、船舶建造、事故處理等難題,為村民排憂解難。同時,村黨委為發展集體經濟,逐漸從單純服務擴大到產業經營。目前全村的運輸船數量雖然比最高時少了,但運力比船數最多時多了30萬噸,達到80萬噸。 

從水上到陸地,轉型多元發展

2007年8月,南京武家嘴集團完成組建,成為南京第一家村企產業集團,注冊資本3.2億元,由一家一戶單干發展為集團化運作,產業發展由單一的造船水運業向“一業為主、多元拓展”轉型,涉及船舶制造、維修與銷售,內河、沿海水上運輸和服務,生態農業,消費服務,文化教育等多個領域。正是多元化業態,讓武家嘴村在水運業調整期的經濟收入不減反增。 

現在,武家嘴村已沒有嚴格的村界,流轉的土地達1.6萬多畝。所建武家嘴農業科技園被認定為全國休閑農業與鄉村旅游五星級園區;在城區中心地段建成全區首家大型超市——華潤蘇果超市;建成地標性建筑武家嘴國際大酒店;成立南京首家村鎮銀行武家嘴村鎮銀行,支持三農和小微企業;2013年5月,武家嘴老年公寓及康復護理院正式運營,成為全市首家村級醫護型養老院;新建南京市第一所九年一貫制民辦實驗學校武家嘴實驗學校,讓村里孩子免費就讀,同時面向社會招生,為高淳及周邊的學生提供更多選擇,盡管每學期要收1萬多元學費,學位卻供不應求;2016年,又投資1.3億元高標準新建了10軌制初中部和6軌制幼兒園,已于去年9月投入使用。 

從鄉下到城里,村民共享發展成果 

武家嘴村分別于1994年和2002年,在老村和高淳城區統一規劃建設了兩批別墅,共有140多棟,80%村民住進別墅,從鄉下搬到了城里。 

七星彩打奖规律17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