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頁 > 石油化工 > 正文

馬龍奪冠創歷史:我有一個心愿:回青海看一看

2019-06-17 10:09 來源:網絡整理

  青海新聞網·青海新聞客戶端訊 合江門廣場是四川宜賓的地標性廣場。廣場腳下,奔騰的金沙江水和輾轉千里的岷江水匯合,激蕩出浩浩湯湯的長江水,流出了“長江第一城”的美名。

  6月13日,66歲的聶學英和一幫老姐妹晨練完,一邊說笑,一邊往家走。她家住在長江邊。

  我家住在長江邊

  生在長江邊,長在長江邊。退休后,聶學英的生活更是離不開長江。

  每天清晨,聶學英步行到金沙江北岸的王爺廟前晨練,與老姐妹們一起唱歌、跳舞、打太極拳,然后買菜回家;下午,約上一桌人打打小麻將,消磨時光;傍晚,沿長江公園行走,日子過得簡單、愜意。

  每每走在長江邊,聶學英的腦海里會不由地響起兒時在家門口聽到的川江號子。那是一個時代的聲音,是專屬于長江的聲音。

  如今,川江號子已納入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長江也改變了模樣。“就拿金沙江來說,第一座橋修建前,江南岸是一片甘蔗地,要去南岸得坐船。后來,江面上架起了一座座大橋。再后來,甘蔗地里立起了一棟棟高樓……”聶學英有著四川人特有的直爽,說話嗓門大,笑聲也大。瘦瘦高高的她站在姐妹們中間,一頭濃密的黑發、白凈的皮膚,很顯眼。

  幾年前,南岸修建了一座長江公園。這座全長約4.6公里、占地面積1000余畝依江而建的公園,成了聶學英和老姐妹們散步的固定公園。為此,她加入了行走隊。“原來的江水比較混濁,現在變清亮了,一年四季都有人在長江里游泳,我親眼見證了長江的水質一天天好起來。”聶學英發出了爽朗的笑聲。

  宜賓市水務局的數據印證了這一點。2017年,宜賓市地表水資源量為73.6億立方米,境內的長江干流及其重要支流,全年期Ⅱ類河流長度占評價河流長度的71.3%,河流整體水質較好。對此,聶學英重復道:“長江變得越來越好,我們的生活也變得越來越好!”

  我想回青海看一看

  住在“長江第一城”的聶學英有一個心愿——回青海看一看。不僅僅是因為長江的源頭在青海,還因為她與青海有一段刻骨銘心的過往。

  1967年,聶學英的丈夫離開宜賓,前往花土溝石油基地,成為了運輸隊的一員。1973年,20歲的聶學英追隨丈夫,與幾十名同學、同鄉一起奔赴花土溝。他們從宜賓坐火車到成都,再到蘭州,然后換乘汽車到敦煌,最后到達花土溝。

  一路上,汽車越走越荒涼,聶學英的心情越來越激動。盡管戈壁灘上環境惡劣,條件艱苦,物資匱乏,她還是安心留下了。住在土坯房里,她時常想念長江邊上的家,兩年后他們的大兒子出生了。又過了兩三年,聶學英懷上了老二,她便領著大兒子回到了宜賓,在當地公路局上班。隨后,丈夫也告別了花土溝,調入宜賓外貿公司。

  一晃四十年過去了,在花土溝生活的一幕幕時常閃現在聶學英眼前,她翻出那些泛黃的老照片,與丈夫一起追憶當年。“西寧、格爾木、大柴旦,我都去過,我那個時候就知道長江的源頭在青海,我很想去長江源頭看看。”聶學英陷入回憶中。

  “我有同學留在了花土溝,把家安在了那里。”這些年,聶學英一直想回花土溝看看,她聽說那里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她還想去長江源頭看看,沒有源頭,怎會有流經家門口的長江水。

  前年,一群同學相約重返花土溝,聶學英很興奮。臨行前,丈夫生病了,自己又嚴重暈車,她無奈退出。每當同學們講起那趟行程,她都遺憾地說:“年紀越大越暈車,要不是暈車,我早回去看了。”每當遇到旅行社推薦產品,她都會湊上前問:“去不去花土溝?去不去長江源頭?”

  一江清水流過的地方風光無限好從涓涓細流,到奔涌向前的長江水,3400公里奔襲而來,只為潤澤一座城。因為長江,宜賓漁業資源豐富,有156種魚類,是國家一級保護動物白鱘、達氏鱘,二級保護動物胭脂魚、大鯢,以及長江上游66種特有魚類的主要繁殖區和產地。2018年,宜賓市的水產品總產量10.72萬噸,魚種投放量達13538噸,漁業經濟總產值達27億元。

  因為長江,宜賓航運發達。來自宜賓市航務管理局的數據,過去一年,宜賓市水運口岸貨物吞吐量為1382萬噸,集裝箱周轉量為52.5億噸/公里,集裝箱吞吐量為40.25萬標準箱。

  最為繁忙的要數宜賓港。宜賓港分為4個港區、11個作業區,僅2018年上半年,貨物吞吐量達800.28萬噸,集裝箱吞吐量達17.59萬標準箱,是四川省第二大港口,也是長江上游重要的對外開放平臺。再加上宜賓港特殊而關鍵的地理位置,使其一躍成為了國家長江經濟帶發展戰略規劃的十大重要港口之一。這一切,得益于長江。一江清水流過的地方,山清水秀,人杰地靈。

七星彩打奖规律17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