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頁 > 經濟資訊 > 正文

制片人采訪時殉職:年輕人為何一孩都不愿生?中國人口拐點逼近

2019-06-17 02:13 來源:網絡整理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王佳昕 北京報道

  導讀

  從目前部分地區公布的2018年出生人口數據來看,新生兒數量下降明顯。隨著低生育率的持續,中國的總人口將見頂回落,但拐點何時到來,機構和學者的意見不一。憑借人口紅利實現高速發展的中國,一旦人口負增長,會帶來哪些影響?

  “過去是想生卻不敢生、不能生,現在是鼓勵生也不生,時代真是變了。”看到近期網絡上刷屏的關于年輕人不生育的文章時,家住東北的潘女士感慨道。

  潘女士今年50歲,育有一個孩子。她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當年她和丈夫均就職于國企、事業單位,嚴格遵守計劃生育政策,但身邊想方設法生二胎的人著實不少,包括通過交罰金,甚至離婚后再復婚等方式,也有人因為一孩有先天性缺陷,又生了二孩。

  如今,情況已大大不同。潘女士表示,自己的女兒在一線城市工作,雖然有男朋友,但尚未計劃結婚,即便結婚,女兒的計劃也是30歲后再生育,原因是工作繁忙沒空帶、生了也養不起。

  “在我女兒看來,生養孩子是很大的負擔,一孩都不愿意生,何談二孩?”潘女士女兒這樣的生育觀念,正在中國的年輕人中蔓延。

  從目前部分地區公布的2018年出生人口數據來看,新生兒數量下降明顯。機構和學者已紛紛開始預計人口負增長將于何時到來。

  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的業內人士表示,人口負增長一開始是比較緩慢的,影響也較為有限。但真正應該擔憂的是人口下降過快,以及從長遠看對經濟社會的負面效應。

  年輕人為什么不生孩子?

  “是加班太少還是工作不累?是游戲不好玩還是電視劇不好看?為什么要生孩子?”每當網絡上掀起關于年輕人為什么不生孩子的討論時,類似的調侃言論總會出現。

  調侃背后,卻是堅硬的現實。據國家統計局數據,2017年我國全年出生人口1723萬,比2016年公布的1786萬少了63萬,下降了3.5%。盡管2018年的數字尚未公布,但出生人口繼續下降基本成定局。

  從2014年的單獨二孩,再到2016年的全面二孩,人口政策不斷調整,但出生人口數量卻不及預期。

  2017年,二孩數量上升至883萬人,同比增加162萬人,二孩占全部出生人口的比重達到51.2%,同比提高11個百分點,但2017年的出生人口反倒降低了。國家統計局人口和就業司司長李希如此前分析,主要原因是一孩出生數量下降較多。

  這一數據背后,是更加嚴峻的現實——很多年輕人連一孩都不生了。究竟是什么成為了他們的“避孕藥”?

  據恒大研究院任澤平團隊發布的《中國生育報告2019》,生育基礎的削弱及生育成本的約束,阻礙了年輕人生育。

  報告認為,現代社會生育率的進一步下降不是因為意愿生育的減少,而主要是成本提高導致人們的生育意愿不能完全實現,實際生育水平與意愿生育水平的差距決定于成本的高低。晚婚晚育、單身丁克、不孕不育等削弱了生育基礎,住房、教育、醫療等直接成本、養老負擔、機會成本高也抑制了生育行為,生得起卻養不起。

  “房價快速攀升,2004-2017年房貸收入比從17%增至44%;教育成本明顯提高,特別是公立幼兒園供給不足,1997-2017年中國公立幼兒園在讀人數比例從95%降至44%;醫療費用持續上升;中國獨生子女約1.8億,‘四二一’家庭結構養老負擔重擠壓生育意愿;女性勞動參與率高但就業權益保障不夠,導致生育的機會成本高。”報告稱。

  此外,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到,以目前我國的情況來看,為了使生育率保持在人口世代更替水平(維持下一代人口與上一代數量持平,不增不減),僅生育一個孩子是不夠的。但想生二孩的父母們,卻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在北京工作、孩子已經一歲半的李敏(化名)最近正在考慮要不要給兒子添一個兄弟姐妹。作為獨生子女的她,最大的體會是一個孩子太孤獨了,在她看來,再生一個是給孩子最好的禮物。但思來想去,李敏還是暫時擱置了這個計劃。

  “最大的問題是沒人帶。”李敏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自己的父母三年后才退休,公公一年后退休,目前是婆婆帶孩子,前幾天家中有事婆婆回老家,就已經轉不動了,再生一個就更沒人帶了。自己要工作,交給保姆又不放心。

七星彩打奖规律17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