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頁 > 經濟學人 > 正文

二手蘋果7拍天價:《經濟學人》:孱弱的西方

2019-06-13 23:28 來源:網絡整理

圖為最新期《經濟學人》雜志封面

圖為最新期《經濟學人》雜志封面

  導讀:最新一期《經濟學人》9月正式出刊,本期封面文章是《孱弱的西方》。有人認為敘利亞化學武器協議的達成是一個了不起的成就,然而本文卻認為這恰恰是西方示弱的表現,它在中東的影響力已經大打折扣。

  1972年7月,埃及總統安瓦爾-薩達特突然驅趕了數千名蘇聯軍事顧問。當時薩達特受到了來自國內左翼份子威脅,而且被克林姆林宮輕視,他盤算著如果倒向美國將能獲取更多的好處。美國國務卿尼克松運用嫻熟的外交手段促成處于贖罪日戰爭中的埃及、敘利亞和以色列達成了停戰協議,此后美國的援助源源不斷的涌入開羅,隨之而來的還有美國對這一地區的影響力:從此蘇聯再也不能控制中東地區了。

  消除敘利亞化學武器的方案很快就會體現在聯合國[微博]的決議上,這一切看起來就像歷史的重演,而當代梅特涅是一位不斷踐踏人權并偶爾在《紐約時報》上客串專欄作家為民主搖旗吶喊的人,他就是普京,盡管其領導的俄羅斯已經沒有能力在中東恢復昔日的雄風。然而本周,在入侵伊拉克十周年之后,西方在那里的影響力正在衰退的事實已經昭然若揭,但遺憾的是在美國和歐洲很少有人關心。

  在西方國家,很多人為敘利亞問題松了口氣。盡管奧巴馬承認自己的外交策略徹底失敗,但仍洋洋得意的宣稱已經得到了想要的東西。敘利亞總統阿薩德同意簽署協議禁止使用化學武器,并銷毀上月用于殺害1500名本國公民的所有化學武器。更妙的是,俄羅斯也承諾承擔責任,強制執行該計劃,這必然可以促成同美國更廣泛的合作,可與此同時敘利亞的盟友伊朗仍在就其核計劃同邪惡撒旦(伊斯蘭極端分子對美國的稱呼)討價還價。

  各國領導人也成功脫困。奧巴馬避免了在國會恥辱性的失敗,就像卡梅倫在英國議會那樣。既然不會有軍事行動,那么卡梅倫也不必為本國軍隊爽約而感到尷尬。奧朗德本想打著國會授權的旗號讓法國參加戰爭,現在也不用為此在國內唇槍舌戰了。一些人甚至認為這是民主的勝利:因為西方人不想打仗,而現在他們成功了。

  然而,這個協議看似完美主要是因為奧巴馬深陷泥潭無法自拔,其實仔細想想,這個結果真是糟透了。

  首先,這個協議非常脆弱,很難強制執行。奧巴馬表示如果敘利亞背信棄義,那么他將保留進行攻擊的權利,然而美國選民不歡迎軍事行動,因此除非發生十分惡劣的事件才能促使美國動武,比如又一次化學武器襲擊。如果敘利亞厚顏無恥的撕毀協議,普京當然會臉上無光,然而他清楚奧巴馬需要他的支持。對俄國而言同美國的外交關系才是最重要的,他們才不在乎阿薩德是否解除武裝,因此俄國不會急著解決敘利亞的問題,而是希望拖延的時間越長越好,更何況俄國能否迫使敘利亞就范還待商榷。當國際上執行協議意愿最盛的時候,阿薩德最初可能會合作,但是他不可能在內戰期間徹底解除武裝,隨著時間的推移,阿薩德很可能阻撓協議的實施:即保留一些化學武器,又公然反抗美國。

  其次,美國已經不再被視為可靠的盟友。當100000人死于非命后,西方仍然對反對派三心二意,而此時普京卻堅定的站在阿薩德一邊。兩年前,只有幾千敘利亞人死亡,當時自由民主派曾呼吁驅趕阿薩德,那時他的政權已經搖搖欲墜,但是奧巴馬卻拒絕絕卷入戰爭,他唯一強硬的表態就是承諾嚴懲任何濫用化學武器的行為。自那以后,先前相對溫和的反叛武裝中混進了許多遜尼派極端分子,甚至還包括外國武裝份子和基地組織成員。

  再次,對敘利亞乃至整個中東而言,阿拉伯之春給西方及其盟友之間制造了分裂。最近奧巴馬派特使到開羅,要求軍方不要對一個正在進行抗議的穆斯林兄弟會營地開火,但和當年薩達特一樣,軍方更傾向于接受沙特阿拉伯的建議,他們對兄弟會進行了射擊并從阿拉伯接受了數億美元的援助。冷戰結束的時候,西方領導人向我們展示了想象力和決斷力,但如果歷史學家重新回顧阿拉伯之春這段歷史,他們會說沒有一位西方領導人有這樣的魄力。

  最后,美國作為對手的可能性也越來越小。這并不是因為政治家設定的所有紅線必須強制執行,一位領導人自由選擇避免一場戰爭并不會影響他的聲譽,然而一位領導人如果不能履行他的諾言,必然會遭人詬病。盡管沒人懷疑美國軍事實力的巨大優勢,但是它不愿意使用這一優勢,因此無法給外交提供強有力的支持。

七星彩打奖规律17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