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頁 > 經濟學人 > 正文

丁寧回應忘穿裙子:《經濟學人》如何報道中國?(組圖)

2019-06-13 23:24 來源:網絡整理

編者按:最近一段時間,隨著“克強指數”在媒體上頻頻出現,這個概念的發明者英國著名政經雜志《經濟學人》也進入更多中國人視野。

 
 

《經濟學人》如何報道中國?

 
 
 


  編者按:最近一段時間,隨著“克強指數”在媒體上頻頻出現,這個概念的發明者英國著名政經雜志《經濟學人》也進入更多中國人視野。

  2010年,《經濟學人》曾推出評估中國GDP增長量的指標“克強指數”,該指數包括三種經濟指標“工業用電量新增”“鐵路貨運量新增”和“銀行中長期貸款新增”的結合。

  這三項指標,則源于李克強總理在2007年任職遼寧省委書記時表示,喜歡通過耗電量、鐵路貨運量和貸款發放量三個指標分析當時遼寧省經濟狀況。

  “克強指數”這一概念推出的背后,則是《經濟學人》對中國持續關注的升溫,并保有自己獨特的“方法論”。尤其是2002年到2013年,中國入世的十多年間,中國經歷著一日千里的變化,而《經濟學人》對中國的報道也悄然發生著轉變。

  2012年,《經濟學人》在其網站的中國博客“論語”專欄開篇致辭中,自稱為“中國報道的老手”(old hands)。

  那么,《經濟學人》是如何報道中國的?

  1

  從“門外漢”到“中國老手”

  2012年開設中國欄目之后,全年中國報道更是達到了217篇之多,相較于2002年的79篇,翻了將近三番。

  “在中國經濟增速逐漸放緩的背后,其經濟現代化特征卻日益明顯。”就在世界為中國經濟增長放緩而各有憂慮時,上個月的4月27日,《經濟學人》發文《速度并不代表一切》,認為中國放緩的經濟增長固然令人失望,卻也意味著“中國經濟現代化進程有著令人鼓舞的推進”。

  從2002年-2012年間《經濟學人》各欄目中國報道的數量,可以發現幾乎所有的欄目中都能捕捉到中國的影子(圖一)。加入世貿組織之后,與世界聯系日益緊密的中國使得《經濟學人》在報道時視角更為多元化;而在報道內容上,《經濟學人》的中國報道由集中在時政和經濟板塊,拓展至中國社會的各個角落,包括時政、經濟、商業、外交、文化、科技等諸多方面。

  2012年1月28日,《經濟學人》推出了“中國”欄目,這是自其在1942年開辟“美國”欄目之后,70年來首次為獨立國家開辟欄目。

  由此,關于中國的報道從“亞洲”欄目中抽身出來,成為與美國以及雜志所在地英國并列的焦點國度。

  2002年至2012年,《經濟學人》以中國為主題的分析報道高達1420篇,平均每期有兩篇。這還不包括每周新聞中少于500字的中國報道。

  多年來,《經濟學人》每期文章數量都大致保持在同一水平。然而我們看到,關于中國的報道卻呈現總體遞增的態勢(圖二)。

  自2009年開始,《經濟學人》的中國報道的數量出現顯著變化,從之前每年100篇左右增加到130篇以上。2012年開設中國欄目之后,全年中國報道更是達到了217篇之多,相較于2002年的79篇,翻了將近三番。

  《經濟學人》的封面向來以精辟見長,其封面文章都是一期雜志的焦點。在2002年的51期雜志封面中并沒有出現中國,可是到了2012年,以中國為主題的封面達7期。

  這十一年來不斷增加的中國報道比例升幅,呼應著中國GDP的快速增長曲線。

  2

  同步緊跟中國時事熱點

  在“蟻族”一詞成為當年熱點時,《經濟學人》發表《蟻族:中國新民族的崛起》,試圖向世界展示這一熱詞背后的中國青年生態。

  2012年,北京大雨引發洪水事件,在之后的最新一期雜志里,馬上就能找到相關報道。

  在《北京大雨:“水深火熱”的城市》的報道中說:“今年的7月21日,北京再次受到了狂風暴雨的襲擊,此次的毀壞程度猶勝從前,根據官方監測,這是自1951年有記錄以來的最強暴雨。”

  同時,對熱點的關注之細,并不亞于中國的媒體:“此番暴雨來襲,北京市民們自發地行動起來,向過路的受困行人敞開大門,通過網絡和微博的力量傳播救援信息。有車的市民開足馬力,為滯留在北京機場的旅客提供免費的接送服務。”

  十八大之后,《經濟學人》以習近平為封面,同時配發5篇文章細致解讀中國政治走向;它同樣還關注著中國社會的民生變化,在“蟻族”一詞成為當年熱點時,《經濟學人》發表《蟻族:中國新民族的崛起》,試圖向世界展示這一熱詞背后的中國青年生態。

  2012年3月,《經濟學人》曾刊發《政治經濟改革:拭目以待中國改革下一步》。

  當時,世界銀行聯合一家名為國家發展研究中心的政府智庫發布了一份長達468頁的報告。報告中表達了改革派旨在推進深層次政治改革的意圖。報告涵蓋了取消勞動人口流動障礙、削弱國有企業的控制力以及增強農民土地所有權等內容。報告警示,如果不進行上述改革,中國可能會陷入通貨膨脹、社會不穩定性加劇的“中等收入陷阱”,而這可能將會導致國家陷入滯脹。

  報道指出:“很少有人會期望中國領導人能夠迅速采納央行、世行以及國家發展研究中心的改革建議。但是,在最近幾周,有跡象表明改革派似乎正在試圖影響中國的未來領導人。中國許多媒體都出現紀念鄧小平南巡二十周年的文章。這些文章希冀更大膽的改革,一些文章認為有‘第二次南巡’的需要。”

  可以說,《經濟學人》關于中國時事熱點的報道,幾乎與中國媒體同步(圖三)。

  3

  把脈中國現代化進程

  政治經濟體制改革、戶籍政策與人口政策、中國社會保障建設、人權狀況、媒介生態等話題都是《經濟學人》中國報道中的“常客”。

  1843年10月14日,《經濟學人》刊登一篇文章專門探討中國的關稅制度以及中國對進口商品的消費潛力問題:“……我們對他們產品的需求將會刺激工業增長,使他們擁有更多的財富和能力消費我們的商品……隨著時間的推移……達到目前無法想象的規模。”

  其創始人威爾遜的確無法想象,170年之后,他認為的巨大的商品消費市場中國消費者正在通過各種渠道“掃蕩”全世界的奶粉。

  當下,奶粉問題已經是中國媒體的熱點議題。

  政治經濟體制改革、戶籍政策與人口政策、中國社會保障建設、人權狀況、媒介生態等話題都是《經濟學人》中國報道中的“常客”。

  從2008年開始至今,每年都有兩篇文章以上關注中國的計劃生育政策。2011年末,《經濟學人》采訪韓寒,以《中國明星博主2012展望》為標題,向世界展示中國明星作家眼里的中國媒體生態和未來。

  去年年底,勞教制度被呼吁改革,這一中國媒體熱點,也在《經濟學人》的視線之內。其實早在2002年12月的亞洲欄目,《經濟學人》就發表文章介紹中國的勞教制度。

  在2003年關于中國的特別報道《中國經濟:惡龍覺醒?》中,《經濟學人》認為,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之后的中國正在成為世界工廠,但是作為勞動密集型產品的輸出大國,中國并不值得世界恐懼。

  然而到了2009年,《經濟學人》一篇名為《分娩之痛》的文章指出,“一個新的全球系統正在形成……沒有中國這個擁有資本管制和貨幣管理的債權國的準許,新全球貨幣系統不能運行……下一個掌控貨幣秩序的不再是新罕布什爾,而是北京。”

  通過這些觸角伸至中國各個角落的文章,《經濟學人》正在嘗試把脈中國現代化進程(圖四)。

  4

  《經濟學人》為何青睞中國

  在《經濟學人》看來,在全球一體化的經濟背景下,任何一個參與主體的變化都會產生波及世界的蝴蝶效應,而中國任何舉手投足的變化都牽動著全世界的神經。

  《經濟學人》在2009年3月曾有一期封面以《中國人如何看世界(How China Sees The World)》為題展開討論。而《經濟學人》如何看中國的問題,它的現任執行主編丹尼爾·富蘭克林在接受一次中國媒體的采訪中曾這樣說道,“從世界角度看中國,我們更關心三個問題:一是經濟增長的構成;二是一旦政治變革愿望減弱,以后會出現什么;三是倘若增長放慢,中國政府將會采取哪些措施去應對周邊國家對其發展減速的反應。”

  視野范圍以全球為幅員的《經濟學人》更像是“把地球管起來”的媒體。在他們看來,在全球一體化的經濟背景下,任何一個參與主體的變化都會產生波及世界的蝴蝶效應;而像中國這樣的最大新興經濟體,任何舉手投足的變化都牽動著全世界的神經。

  尤其是2001年末中國加入世貿組織之后,日益融入世界的中國也日益擴大著在世界的影響力。不巧的是,崛起的中國本身也處于社會轉型期的多事之秋,內部矛盾層出不窮,到處都是新聞現場。這對一份以報道全球為己任的專業媒體來說無疑具有致命吸引力。

  因此,在近十年來,《經濟學人》不斷增加中國報道的體量,動輒即是長達十幾頁的長篇專題報道。在2012年之前,亞洲欄目基本充斥著關于中國的報道。哪怕是在2012年特別開設中國欄目之后,亞洲欄目的中國身影也未曾絕跡。

  出生于曾經“日不落帝國”的《經濟學人》在過去十年來不斷加大中國報道的力度,這當然與中國日益成為世界經濟最為重要組成部分之一密不可分,但與此同時,遲暮英雄對后起之秀充滿好奇的心態也頗值得玩味。當18世紀末19世紀初美國逐漸成為世界焦點時,《經濟學人》開設了美國欄目。上個世紀70年代后期,日本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經濟學人》對日本的報道隨之迅速增加。

  而現在,是中國的時代了。

  5

  《經濟學人》的“中國眼鏡”

  《經濟學人》向來也不掩飾它有立場,在政治上保守、在經濟上呼吁市場經濟和自由貿易他們甚至以此作為自己的特色。

  2009年,《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 Monthly)》發表一篇《新聞雜志的最后一擊:為何只有〈經濟學人〉異軍突起》的文章,對《經濟學人》在互聯網時代仍然能夠獨善其身的特色大加贊賞。

  《大西洋月刊》對《經濟學人》做這樣的總結似乎有些前后矛盾:1991年10月,同樣是這本雜志轉載了《華盛頓郵報》記者詹姆斯·法羅斯(James Fallows)執筆的對《經濟學人》略帶討伐意味的“檄文”。作者引用美國著名財經作家邁克爾·路易斯的話,“《經濟學人》都是一群偽裝老練的年輕人,當讀者看到文章背后的寫手滿臉的青春痘時一定會忙不迭地退訂了。”

  但哪怕是在這篇多少有些文人相輕的報道中,作者也不得不承認,“它(《經濟學人》)的報道沒有太多偏見、并試圖為讀者呈現復雜多元新聞背后的真相。”

  如果說《經濟學人》是完全公正客觀的顯然不太符合現實。《經濟學人》向來也不掩飾它有立場,在政治上保守、在經濟上呼吁市場經濟和自由貿易他們甚至以此作為自己的特色。他們毫不留情地大加鞭撻貿易保護主義,無論實行這一政策的國家意識形態如何;他們呼吁更自由更徹底的市場經濟,寄希望于與自由相伴而生的民主政治推進,在他們看來,沒有這一保障,任何市場經濟所需要的自由都只是無根浮萍。

  但是,如此旗幟鮮明的立場并不意味著這本雜志充滿偏見和妄語,它用強大的實際數據來作為論述支撐,它的立論不是基于主觀臆想之上,它的報道更是來自于專業老到的行家分析。他用事實來推證他的結論。其雜志立場并沒有與新聞專業主義素養發生沖突,相反正是由于他報道人員的高度專業性,使得《經濟學人》在其所報道的領域都是行家里手,并多能作出一針見血直擊時弊的評論。

  一如美國著名的科技博客Silicon Alley Insider的尼克·卡爾森(Nick Carlson)所說,“《時代》與《新聞周刊》永遠不可能成為《經濟學人》的原因之一,就是他們至今也沒明白《經濟學人》為什么是《經濟學人》。”

  6

  《經濟學人》的“中國環游地圖”

  《經濟學人》通過其報道與評論來問診中國問題,所謂旁觀者清,“西醫”療法或許不如“中醫”號脈溫和對癥,但對于中國讀者來說,閱讀它的文章同樣有助于了解當下問題癥結。

  1843年12月,《經濟學人》第一次轉載了關于中國的軼事:一個外國人在中國買火腿,結果買到了外面包著豬皮、里面裹著木塊和泥巴的“假火腿”。這些受騙的外國人認為,“無論誰與中國人打交道必須慎之又慎,哪怕是這樣也還是容易被欺騙。”

  隔岸觀火的《經濟學人》雖然自負為報道中國的老手,但中國的問題究竟還是如人飲水,冷暖自知。可是通過了解其中國報道,我們能夠看到這本蜚聲世界的英國刊物為其遍布全球的精英讀者設置了怎樣的中國議題、呈現了怎樣的當代中國。

  在為它的全球受眾呈現當下中國正在發生的歷史的同時,《經濟學人》同樣在試圖告訴它的讀者:這個世界舞臺上風華正茂的東亞大國與全球各個地區之間的聯系。對于它分布于各大洲的讀者來說,這一類新聞同樣具有重要價值,能夠吸引他們的注意力。

  《經濟學人》通過其報道與評論來問診中國問題,所謂旁觀者清,“西醫”療法或許不如“中醫”號脈溫和對癥,但對于中國讀者來說,閱讀它的文章同樣有助于了解當下問題癥結。

  《經濟學人》的中國報道所呈現的中國景觀不一定能代表事實,畢竟擁有淵遠歷史復雜現實以及不同于西方文化傳統的中國太過龐雜多元,但也正如美國著名政論家、媒介大師李普曼所說,“直接去面對所有的現實超越了我們的認知承受能力,我們并沒有做好準備去應對,人們環游世界就必須要有世界地圖。”而《經濟學人》的中國報道,就像是為其讀者測繪這樣一份“中國環游地圖”。

  特約撰稿 陳白

  《經濟學人》簡介

  1843年9月2日,《經濟學人》正式創立。直到今天《經濟學人》始終堅稱自己是一份報紙,但由于其每周六發行、裝訂成冊的形式,一般還是被外界稱為雜志。到了2010年,《經濟學人》的全球發行量超過140萬份。

  比爾·蓋茨說,他每周要花費大量時間閱讀《經濟學人》。美國前勞工部長羅伯特·雷說“我讀《經濟學人》它在倫敦出版。”《經濟學人》是銀行家們的必備讀物。這份被全球精英熱捧的刊物正在進入它170年漫長發行歷史中最為耀眼的年代。它的分析報道和觀點傾向,影響著全球有影響力的大腦。

  國家統計局4月15日召開的新聞發布會上援引了美聯儲近期一份報告回應外界對中國統計數據的質疑。這份報告檢驗中國統計數據真實性所使用的參考指標之一是由英國《經濟學人》雜志提出的“克強指數”。

  附議

  關注《經濟學人》,

  更在于如何看待媒體的價值

  中國古人說,“天不生仲尼,萬古如長夜”。法國作家維克多·雨果也曾經說過類似的話,“若無新聞出版,萬古如長夜”。句式差不多,意思卻大相徑庭。遙想先秦時代,思想之交鋒以稷下學宮為盛,最多的時候有幾萬學子游學辯論,儒學只是其中一支。

  若要在中國早期歷史中尋找最有意思的“政經報道”,恐怕當屬“鹽鐵論”之爭。西漢昭帝始元六年(前81年),由丞相田千秋主持召開“鹽鐵會議”,會議以賢良文學為一方,以御史大夫桑弘羊為另一方,就鹽鐵專營、酒類專賣和平準均輸等問題展開辯論。據說這是中國古代歷史上第一次規模較大的關于國家大政方針的辯論會。之所以說是“第一次”,其實只不過是有幸被歷史記錄下來了而已。若不是三十年后桓寬根據會議官方記錄寫成《鹽鐵論》,后人又怎能知道當年有那么一場氣象萬千的爭論?

  世人時常感慨自古中國缺少一個探查究竟、追求真理的階層。有清一代,更是滅絕社會進步的希望。若從社會思想史的角度來說,清朝之覆亡當從1648年順治帝在中國府學、縣學置刻臥碑算起。若非清廷明令生員不得言事,不得立盟結社,不得刊刻文字,否則以人類自由之天性,中國人何來沉睡兩百年,直到1840年被英人槍炮敲開大門。

  對于中國這個文明古國來說,下面的事實多少有些令人尷尬:1843年9月《經濟學人》正式創立;同年10月該刊刊登一篇文章專門探討中國的關稅制度以及中國對進口商品的消費潛力問題。《經濟學人》對中國的研究與關注差不多和中國近現代化同步。而在中國本土,雖然這個國家開始向世界開放,由于戰亂與政權更迭、社會未獨立于政治之外等原因,卻找不到一份類似的報刊,能夠如此持久地關注中國以及世界。

  關注《經濟學人》,不僅是因為《經濟學人》在關注中國,更在于如何看待媒體的價值本身。一個倡導理性的新聞媒體,其價值不僅在于記錄歷史,還在于以時代觀察者的姿態,參與歷史的進程,延續理性的傳統。它可能會被蒙蔽,但要知錯就改;它可能會有偏見,但只限于一時的觀點。它所呈現的觀點是意見市場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無論堅持還是改變,只是因為它心悅誠服地相信,而不是迫于某種壓力或引誘。因為它知道,這些文字一旦進入公共領域,實則是雙向見證:媒體在空間上見證這個世界的起落沉浮,歷史也會在時間上見證其文字究竟價值幾何。

  熊培云(學者)

  《經濟學人》中國熱點報道示例(圖三)

  時間 報道內容

  2002年11月23日 領導人換屆:中國領導人的新陣容

  2003年1月25日 大陸與臺灣航線的破冰之旅

  2004年12月11日 聯想收購IBM展示中國企業海外野心

  2005年12月3日 大陸瞞報黑龍江水污染事件

  2006年11月18日 花旗銀行進入中國銀行業

  2007年10月13日 中共十七大召開

  2008年5月17日 汶川地震:毀滅性的災難

  2009年9月5日 共和國六十年:和諧社會與維穩

  2010年5月1日 青海地震:救援工作如何開展

  2011年9月1日 中國原油泄漏:跨國公司在中國

  2012年7月26日 北京大雨:“水深火熱”的城市

  《經濟學人》中國改革主題報道示例(圖四)

  時間 報道內容

  2002年6月15日 中國調查:中國的鄉村民主試驗

  2003年1月25日 中國教育改革爭議

  2004年9月25日 中國的民主改革進程

  2005年9月17日 世貿組織期待中國進一步改革

  2006年3月25日 中國經濟發展必然要求農村土地改革

  2007年3月10日 保護財產權利是中國下一步改革的重點

  2008年10月18日 關注中國土地改革:應然之事

  2009年1月10日 關注中國土地改革:改革創新不足

  2010年8月28日 中國總理論政治改革

  2011年3月17日 政治經濟改革與國家現代化未來

  2012年3月3日 政治經濟改革:拭目以待中國改革下一步

七星彩打奖规律17054